(不好意思!
我未經同意直接從小楊老師那貼過來
但是相片不知怎樣貼不過來
不過若想看相片就上小楊老師的部落格看
 
青春的記憶和服老的倔強:老恨情歌
 
 
老恨情歌,無法取代的老恨情歌。
陳昇像一個巨大的幽靈在場子裡遊蕩著,
很慶幸他沒來,真的很慶幸。

聽小傑唱「蘑菇」,
家駒「擁擠的樂園」,
小伍「獵人與羔羊」,
琦琦「思念人之屋」,
小楊老師一個人的「關於男人」,
沒有秋伊。

小傑是熟悉的,他不久後就重回新恨情歌,
小伍變成陳昇的經紀人,十年沒有打鼓(只有七年吧!),一身帶著護腕護肘,
琦琦學成歸國了,還是繼續加入跨年,
家駒有了孩子,家駒我最愛家駒了,
還有無可取代的琵琶手,小楊老師。

沒有陳昇在旁邊欺負他們,沒有壓力,
原來,樂手真的都不是會唱歌的,
十三年前小傑的「炸蒼蠅」唱得還很亮,現場就變成「小丸子,爺爺很想你」的爺爺,
家駒和小伍,真的是感動要飆淚了,這嗓子還硬要唱,十足誠意動人,
琦琦倒真是驚豔,北京一夜唱得響亮透徹。

阿翔也老了,高音都拉離麥,糾結的臉,粗紅爆筋的脖子,
他總是有些自嘲地笑笑。
他們的青春,我們的青春都過去了,
誰也不在意力不從心地表態,
怎麼樣就是老了,我還是要唱!

阿煜:「怎樣!這才是歌嘛!剛剛好像在紀念誰,他還活著啊」
「寶島曼波」搭著「媽媽請你也保重」,
High,超Hing,
超妙的是最後唱「一顆流星」的時候,
口白說著:「想當初咱倆人在夥,你講一塊元,一人五角感情才不會散,誰知曉你竟然整碗盤去!」
一整個爽!
終於不用擔心,陳昇會忽然跑出來欺負阿煜了,
阿煜奔放地手舞足蹈,我們跟著在「阿妹無知無知」的時候指著食指,
「台北附近」的時候跳上跳下,
奶茶在台下大聲嚷著「捌聽過一個細妹耶,不記得什麼名,無抹粉無跟流行走 想欲甲伊結親晟」。

奶茶問阿煜要不要跟她一起唱「為愛痴狂」,阿煜說「我又不是陳昇」,
「到處亂走」,我們有多久不見大明星小時候的樣子,
她調皮地把扁帽拉下蓋住整張臉連同一副大黑框眼鏡,
吐吐舌頭,啦啦啦地蒙混過去~

蕭言中喝著我們大聲唱著「二十歲的眼淚」,我們真的都已經告別二十歲很久很久了。

老恨老恨,蹦蹦跳跳地,讓我有機會讓蕭言中在台下時一直踢到我的腳後跟,
看著奶茶和老恨們伸出右手疊著用力地喊加油,
看著奶茶和小楊老師深深相擁拍著彼此的背,
這是一個何其何其滿足的夜晚!
 

 

 

不知道是哪位?也未經同意就轉載,不要打我!

文章出處:http://www.wretch.cc/blog/videll&article_id=6285155

創作者介紹

ayugo的每一次都是第一次

ayug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2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2)

發表留言
  • 吳..
  • 很屌!

    這是怎樣? 到底是誰寫的? 好貼切!
  • Nikii
  • 我在距離台北9800公里的倫敦郊區的學校中的中文卡拉ok...
    聽到從中國來的男性同胞吊起了嗓子唱著One Night in 北京...
    很妙...想起某一年在跨年的後台聽到這首歌...
    當時沒這麼深的感觸...
    當我身在異鄉...聽見這樣一首歌...
    彷彿時空交錯...想起台北的大家...還有北京的大家...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