客語音樂每日吸 香蕉不必國軍天天啃︰《BANANA》、《每日》

文章引用來源:pots

文/ouch

藝人︰黃連煜
專輯名稱︰BANANA
發行︰典選音樂

·

藝人︰羅思容
專輯名稱︰每日
發行︰大大樹音樂圖像

在聽著這兩張今年至為重要的兩張客語唱作人專輯的同時,身為閩南語子弟的我,不禁為長期制霸台灣方言音樂的閩南語歌謠感到汗顏。或許你可以說是族群多數暴力吧?!中生代混居於閩南村長大的客家人,為順利融合在台灣社會中,勢也講得一口好「台語」,倒也蘊育出他們捍衛母語文化的意志;或許你會覺得是台灣音樂出版依附獎項而生的奇怪分類吧?!原先以鼓勵不同方言創作為出發點的獎項,將方言音樂種類一切再切,台語(新的官方語言?)、客語、原住民…遂成為另一種荒誕的種族文化隔離;或許你還會想起,今年林生祥以抗議語言分類方式而拒領金曲獎的慷慨陳辭。

再看看黃連煜出道音樂圈的新寶島康樂隊,好險他離開這支樂隊了,是嗎?不然種族隔離的金曲獎,是有多荒謬!你要把它放在國語、台語、客語還是原住民語?而閩南語音樂人卻安逸於「台灣最大方言族群」,不思語言發聲權之珍貴,好像這一切不干我事,能說不墮落嗎?

還是閩南語歌曲造就幾個本土歌王,就聊以自慰,不愧對母語文化了呢?

十年前因理念失合而退出新寶島康樂隊的黃連煜,除了到關渡接掌貳樓咖啡館開拓出創作人的小小園地,沉潛多年的首張個人創作《BANANA》所爆發出的能量遠超過他在新寶島康樂隊一、二、三、四之所累積。以祖孫三代對話開啟的序曲,延伸到<原來>兩曲的穿針引線描繪出對山海天的「登高必自卑,行遠必自邇」;和人種物始猴子同種情感的「猴子三部曲」—與青年樂團Mary See the Future激盪出的<BANANA>、暢快流行龐克下掩不住厚實的藍調情感<山大王>、倫巴拉丁俏皮與俱的<歐吉桑>都是相當讓人激賞的出色流行旋律。

受詩人家學影響所及,羅思容在客語音樂發聲的意義,則在於客家女性長期地位壓抑的突破。若與林生祥長期和社會議題脈動的緊扣、或是走著「怪怪歐吉桑」自嘲娛人的黃連煜相比,羅思容的詩歌就像是針線盒內的細膩幽黯心思。客家老山歌在多年前交工樂隊唱出的高亢宏亮,徐木珍的椰胡編曲和羅思容的吉他彈唱<每日>則更顯客家女性的姿態陰鬱。<偎近你>、<離家>和<跈等阿姆跳舞>則讓人不免聯想起靈性田園歌手Kate Bush。<落水天>則巧妙串接廣東客謠與神似<Summertime>的藍調吉他編曲。

話說那廂國軍天天啃香蕉,行政首長出馬宣導大家吃香蕉,「蕉賤傷農」憤而把收成果實以山貓銷毀、餵豬,都不是三天兩頭的新鮮事了。若此間的優勢族群少拿種族意識切割,像黃連煜、羅思容般的貼近土地情感,自尊毋需掛在嘴上,不用場場守候台灣之光補充虛弱民族自信心,這塊土地上的人民就早已曖曖內含光了。

創作者介紹

ayugo的每一次都是第一次

ayug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1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1)

發表留言
  • 永遠的粉絲vs好友vs導演Wu
  • 果然好眼光!

    您二位都是我在被迫做二個"必須"入圍金鐘節目時的主持人,此時 看到二位都出專輯,心中真是感到高興! 一定要加油 我也一定會支持的!
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